苟且。

枪动龙吟,风走雷霆。
戟挥雾散,万钧破胆。

翠湖的泥人。
强行信云一波2333

最喜欢打篮球的男生啦√

@偷生。 dalao字体使我的草稿本熠熠生辉√

短梗

关于最近看了B站拜年祭的脑洞√
超短
ooc属于我QwQ

       在被厮杀声覆盖的战场上,两位将军兵戎相向,打的水深火热。

       赵云头系一条湛蓝抹额,如水的眸中透出决绝,对那红发将军道:
“其实你我之间本没有结果,与你爱上本身就是一个错误……”

       韩信一怔,继而扬唇一笑:
“若我要是将错就错呢?”

戒烟

搭配BGM戒烟食用√

赵云走了,

三年零一个礼拜。

韩信戒烟了,

三年零一个礼拜。

还是不习惯,不习惯戒烟,不习惯没有你的日子,不习惯一个人的生活。

韩信昨天晚上接到赵云的电话,
“明天我们见见吧,老地方。”
“。。。好。”

约好的时间,
韩信在那个路口见到了赵云。
赵云笑着看着他,一如三年前,仿佛从未分开。
韩信又有些难过,想了想说:
“我请你唱歌吧。”
赵云还是笑:“好。”

韩信点了些酒,看着赵云唱歌,喝着酒,倒也开心了些。
等赵云唱完一曲,韩信想了想,起身,点歌。

“戒了烟我不习惯,没有你我怎么办。。”
“戒了烟染上悲伤,我也不想。。”
歌唱到高潮部分,韩信回头一看赵云,
竟是笑着笑着哭了:

“三年了,我还是忍不住想你。。还是想见你,好想好想,想的忍不住了啊,我真是没用。。。”

韩信收了声,慢慢走过去将赵云按进自己怀里,
“我不想戒烟了,”
“你就像我的烟,戒不掉了,”
“你别走了。。。”
“跟我回家,好不好?”

赵云含着泪笑着道:“好。。”



考试的时候画的。。才发现不太记得火舞什么样???真差劲啊QAQ

随便写写。。中秋贺文吧

  ooc请谅解。。
第一次写文,,大家随便看看咯。。QwQ
赵云第一次遇见韩信,是在桃花盛开的时候。
  山上十里桃林,桃花纷纷扬扬宛如雪花般落下。赵云拖 着重伤的身子在一棵桃树旁,合眼前的最后看见的是一个逆着光坐在桃树上的男人。他一头银白雪丝映着灼灼桃花,仿若神明。
  赵云是在他的榻上醒来的。榻上有淡淡的龙涎香,混着桃花香,是他身上的味道。赵云起身,走向房外,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神奇的愈合。映入眼帘的,是满院的桃树桃花,以及那个神明般的男人。赵云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。如雪般银丝,血红的眸子,威严的龙角,无不彰显着他特殊的身份。
  “醒了别急着走,我很无聊,陪我一段时间吧。”他看着赵云悠悠说道,“我,白龙,韩信。”
  “……”赵云无语。不过治好赵云伤的的确是他,陪他几天也无妨,权当还他人情,自己也可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  桃林里的生活十分惬意,韩信不爱说话,每日陪他下下棋,看看桃花纷纷扬扬,也乐挺得清闲。赵云也不想太放纵自己,早早起来练枪。练得起劲时忽有一双手握上赵云的手,带着他耍出一套行云流水般的枪法。赵云只闻得那龙涎香幽幽萦绕于鼻尖,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竟感到许久未曾感到的安全。桃花纷扬中,赵云耳根泛起浅浅桃红。
  “你枪法不错,我平时也常舞枪。这是我自创的一套枪法,用着还算不错,你我也算有缘,我教给你,用不用是你的事了。”韩信淡淡道。
  自那后每天早上赵云都起来练韩信教的枪法,韩信也不时亲自上前纠正。朝暮相对中,赵云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发芽了,看着韩信的眼里藏了不同于以往的神采。
  赵云对韩信的情意日益增长,如天空般深邃的眸子也快掩盖不住那如同桃花般灼灼其华的情思。有时练枪的每一次触碰,都让赵云心颤到快要窒息,浓浓的爱意快要溢出来似的。啊啊,我真是个恶心的人……
  赵云知道,韩信眼中有一个人,想起那个人时眼中的思念与落寞从来不属于自己。每每看到韩信为那人落寞的神情,赵云心里都如同针扎般刺痛。
  其实韩信又如何看不出赵云对他情深至此,如此合他心意的人,说没一点心动肯定是假的。可曾说好与他携手白头的那个人……
  繁花既开,必然凋谢。山上落了满地的桃花,赵云看着满地的桃花,正如自己对韩信的情意,落了满地,无人珍藏。想了想,将桃花做成酒,将自己的心意藏在酒坛中,也好。桃花岭上桃花林,桃花林中桃花酒,桃花酒里桃花情……
  白云苍狗,又是一年中秋至。许久没有下山的赵云突然有些思念那些人间尘世。韩信心情看起来还不错,看了眼在树底下擦枪的赵云,道:“今天是人间中秋,城中应有盛会,想看看么?”赵云知自己心思被看出,红了脸,点点头。
  中秋夜里,韩信带着赵云来到山下,城中一片盛世繁华,迷了人眼。路上男男女女,成双成对,好不热闹。赵云本就清秀挺拔,与韩信站在一处更似一对神仙眷侣。
  “公子,这对玉佩可是最上等的质色,美物应配佳人,买了送给旁边这位吧?”韩信挑了挑眉,变出几块银钱,买下了。
  韩信弯腰将其中一只戴在赵云腰间一只递给赵云收着,如同情人给定情信物那般。赵云看着韩信为自己戴上玉佩,脸红的似熟透的桃花,红潮漫延到了脖子根。韩信抬眼,看到赵云的脸灿若桃花,眸子似星辰般闪耀,不禁晃了神,嘴角稍稍翘了起来。
  随着人流慢慢走着,听见旁边人议论今日城中一人家成亲,赵云来了兴趣,拉着韩信去吃喜宴。
  来到宴上,恰逢夫妻拜天地。其中那男子也是眉目如画,不似人间之物,神态气质竟与韩信几分相似。
  赵云转身看向韩信,却见他如失了魂般僵在那里,看向那男子的眸中写满了炽热喜悦。赵云自然懂得这眼神意味着什么,顿时如坠冰窖,心脏刺痛无比。
  “你先回去。”韩信头也不回,直奔那男子过去。袖子一挥,一对新人便只剩那娘子。
  “李白?!你怎么在这里?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走?”韩信携男子来到后院,问道。“我过腻了无欲无求的生活,找到了喜欢的人,所以我现在要成亲了。不要拦着我。”李白依旧慵懒道。“可你明明说要与我……”“看清楚了,你喜欢的人并不是我(你喜欢谁心里没点逼数?),别搞错了。我要入洞房去咯,你好自为之。”韩信听了这话也不禁迷茫。
  赵云在韩信走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山上,想到韩信终于找到喜欢的人,想真心为他祝福,可心却钝钝作痛。
  半夜,韩信带着一身伴着桃花香的酒气回来了。赵云静静坐在榻上看着窗外圆月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忽地一阵龙涎香袭了上来,赵云刚要回身却被韩信按在榻上,接着便是如暴风骤雨般的吻落下。
  韩信嘴里含了口酒,吻上赵云的唇,将酒渡了进去。赵云口腔中充斥着那酒的味道。丝丝桃花香伴着龙涎香混入赵云唇舌。是韩信的味道和……赵云酿的桃花酒。啊啊,我酿的酒……就算把我当别人也好,就这一天……
  赵云初经情事,青涩地回应着韩信。两人都沉溺在这个吻中,天昏地暗。韩信眼中的那个身影逐渐与眼前人重合,心中顿时明了。韩信手摸索着往下,温柔地为赵云做着扩张。直到被贯穿的那一刻,赵云依然沦陷于韩信待他如恋人般的温柔纵容。
  一夜春宵。
  第二日的阳光撒在榻上,赵云悠悠转醒,想起昨晚的荒唐事不禁又红了脸。扭头往身边看去,目光所及却是空洞。刚被暖意包裹的心顿时又沉了下去。昨夜果然不过是梦一场啊……穿上衣服,走向门外,迎面陷入一个温暖的胸膛。龙涎香如往日混合着桃花香。
  “醒了?来吃点东西。”韩信一改平常冷淡,亲自为赵云做了羹汤。“昨天那个……我……你们……”“傻瓜,我喜欢的一直是你。”“???”
  阳光比往日更明媚,桃花比往日更灿烂,韩信带着温柔的笑,腰间挂着与赵云一对的玉佩。岁月静好。